adc影院在线观看手机版

自打入瞭三月以來,玄武樓的來客便以文人士子居多,所為的無非就是春闈這件大事兒。

自打春闈這一為官的途徑一出,每到瞭這個時候,長安的大街小巷,酒館茶肆之中,外地的讀書人比比皆是,更別說身為長安城一大特色酒樓的玄武樓瞭,即便是不在長安,關內稍微有點兒身份的人,都聽說過玄武樓,這也是侯府上回帶來的好處,隨著商隊走的越來越遠,錢堆手裡的一些產業名聲也會隨著商隊走出長安,走出大唐。

玄世璟帶著晉陽朝著玄武樓走去,晉陽在前面逛街,玄世璟則是跟在後面牽著馬,既然不趕時間,也沒必要在人多的街道上騎馬。

從神侯府到玄武樓路程不算近,但也不是太遠,若是步行,約莫也得一刻半的時候,玄世璟倒是有些擔心,晉陽能否吃的消。

直到走到瞭玄武樓,玄世璟才明白,女孩子對於逛街的熱情不是一般的高漲,逛街時候的體力,可謂是源源不斷。

一直到瞭玄武樓,晉陽臉上才顯出一點點疲憊的神色。

“可還好?”玄世璟看著晉陽問道。

且不論晉陽如何,到瞭玄武樓的時候,玄世璟的手裡已經是大包小包的提瞭不少東西瞭,都是這一路上晉陽在路邊兒的小攤上買回來的。

“還好,好久都沒有這麼自在的逛過瞭,辛苦璟哥哥瞭,還幫我拿瞭這麼多東西。”晉陽回過神來看向玄世璟,見他手裡還提著自己在街上買回來的東西,小臉一紅,頗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無妨,開心就好。”玄世璟笑瞭笑,隨後招呼瞭樓中的小廝,讓小廝將自己手裡的大包小包接過去,送到三樓的雅間之中。

帶著晉陽上瞭三樓,錢堆在這三樓當中的雅間之中專門給玄世璟留出瞭一間,玄世璟倒是一直沒有去過,沒曾想今日倒還真派上瞭用場,玄武樓的客人不是一般的多,即便是這價錢不菲的三樓雅間,都已經人滿為患瞭。

文人士子愛好風雅,這玄武樓又眥臨玄武湖,站在三樓之上,推開窗戶便能遠眺玄武湖的風采,若不是四樓五樓外人不得進入,怕是價錢再高也不會有人介意的。

價錢高,才能彰顯出身份不凡不是。

玄世璟和晉陽來到三樓雅間之中,一進房間,晉陽就十分歡脫的撲在瞭雅間中央地上的軟墊上,上面都是她今日在街邊買回來的東西。

看晉陽那高興的模樣,玄世璟也不由會心一笑。

晉陽盤膝坐在軟墊上,開始收拾被小廝房子矮桌上的東西。

“璟哥哥,過來看看,這是送給你的。”晉陽手裡舉著一件小玩意兒,招呼玄世璟過去。

“送給我的?什麼東西?”玄世璟也是好奇,便走到瞭晉陽的對面,一撩衣擺,坐瞭下來。

仔細打量晉陽手中的物件,這才發現是一枚腰帶扣,雖不是上好的璞玉,但是勝在雕工精致,渾然大氣,比之玄世璟傢裡的那些精致的腰帶扣,卻是多瞭一份質樸。

“吶,送給你。”晉陽將那腰帶扣遞給玄世璟。

玄世璟接瞭過來,握在手裡,涼涼的,感覺倒是挺舒服。

“這腰帶扣摸上去感覺不錯,不是一般地攤上能買得到的吧。”玄世璟抬頭看著晉陽說道。

“自然,璟哥哥不是在一傢玉器店前等瞭我一會兒嘛,這東西就是那玉器店裡買回來的。”晉陽笑瞭笑回應道:“現如今長安城民間的好東西,也不少,就是缺少人去發現罷瞭。”

晉陽說的這話也有道理,現在的長安城形形色色的人,外來的,本地的,經商的,打工的,就像是一鍋大雜燴,有珍饈,有粗糧,晉陽的出身也練就瞭她的眼光,長安城裡溜一圈兒,能發現些不錯的東西,也是正常的。

正在玄世璟看著晉陽收拾她自己帶回來的“戰利品”的時候,三樓門外,傳來一陣吵雜聲。

“外面怎麼瞭?”晉陽看向玄世璟問道。

“不知道,我去看看。”玄世璟說罷,便起身朝著外面走去。

打開房門,這才看見三樓外面的走廊裡,一衣著樸素的書生,正與三個士子模樣的人起瞭爭執,而玄武樓的小廝則是在一旁竭力勸阻。

玄世璟見狀,皺著眉頭走到瞭一邊兒,看向瞭玄武樓的那名小廝。

“怎麼回事兒?”玄世璟問道。

“侯爺。”玄武樓的小廝見玄世璟過來,連忙躬身行禮,順帶著將那三名鬧事兒的士子在心裡罵瞭個遍,不守規矩不說,還驚動瞭侯爺,要知道現在晉陽公主殿下可也在這三樓呢。

“侯爺,咱們三樓臨近玄武湖的幾間房間,按照錢掌櫃的意思,這段時間都是專門為招待春闈的文人士子準備的,您也知道,這春闈跟前兒,長安城裡人比以往不知多瞭幾倍,錢大掌櫃的就在三樓的幾個雅間兒門口掛瞭幾幅對聯,哪位有學問的能對的上來,就能免費進咱們三樓的雅間,這不是今兒個,這位公子對上來瞭,自然就可以進那雅間,沒成想後來的這三位公子……”小廝看瞭看站在旁邊兒的三名男子的,沒有說下去。

聽瞭這些,玄世璟自然也就聽出來瞭,這三名男子看其著裝打扮,定然是富貴人傢的子弟,來瞭這玄武樓,卻沒撈到雅間,見到這書生對上對子進瞭雅間,心裡估計是不自在瞭,這就起瞭爭執。

“你們三個,既然這玄武樓立瞭規矩,那這規矩就需要人來遵守的。”玄世璟看向那三名男子說道:“此事本侯也不追究瞭,你們三個,趕緊離開吧。”

“憑什麼啊。”三人當中的其中一人聽到玄世璟的話,顯得十分不忿:“這酒樓不就是賺錢的嘛,有錢本公子自能進得,這書生,瞧瞧他這落魄勁兒,怎配得上那玄武樓的一湖風光。”

“他不配,難不成你們還配不成?”玄世璟有些好笑的說道。

“侯爺說的沒錯,好景色,有德之人賞之。”那書生傲然道。

(。)

大唐第一少